<var id="zrdnb"></var><cite id="zrdnb"><video id="zrdnb"></video></cite>
<var id="zrdnb"></var>
<menuitem id="zrdnb"><strike id="zrdnb"></strike></menuitem>
<var id="zrdnb"></var> <cite id="zrdnb"></cite>
<cite id="zrdnb"><strike id="zrdnb"></strike></cite>
<var id="zrdnb"><video id="zrdnb"></video></var><var id="zrdnb"><video id="zrdnb"><thead id="zrdnb"></thead></video></var>
九重文学 > 玄幻魔法 > 万法梵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邀请函(为舵主圣神火贺。

第一百二十六章 邀请函(为舵主圣神火贺。

    临近中午的时候,三辆印有小刀会标志的大巴停在了京大公寓外的长街上,一个个穿着黑西装的暴徒下车,迅速的集结。

    原本出入的考生们立刻躲开了。

    “是找卫梵的吧?”

    “肯定呀,除了他,谁敢惹小刀会?”

    “啧啧,这阵仗,又要开始一番血战了!”

    考生们幸灾乐祸,现在的卫梵,就是劲敌,他们巴不得这小子赶紧被剥夺考核资格。

    “卫梵,要不要先躲一躲?”

    曹初升打着绷带,一瘸一拐来报信了,咿呀吐出的鲜血珍珠,有着极强的治疗效果,他只是吃了一颗,受的伤便好了大半。

    “躲什么?走,我和你一起,去干翻他们!”

    明朝放下筷子,跃跃欲试。

    “卫梵,你要是有胆,就不要做缩头乌龟!”

    邹霄挤兑。

    “我怎么做事,还用不着你来教!”

    卫梵出门,一大群人赶紧跟上。

    大街上,密密麻麻的站了近百人,其中以和卫梵打过一架的尤仓为首,看到他出来,立刻咳嗽了一声,制止了喧闹的部下们。

    “全部站好!”

    暴徒们匆忙移动,排列整齐,乖得像孙子一样。

    “几个意思?”

    围观党们傻眼了,这不像是来闹事的呀?

    “小刀会给卫少请安,之前多有得罪,请您原谅!”

    随着尤仓躬身,其他的暴徒们,也都把腰弯成了九十度,态度恭敬的恳求卫梵谅解。

    卫梵蹙眉,没有回答,小刀会的人便保持着姿势,没一个起身。

    “不是吧?小刀会不是上京城第一地下势力吗?为什么要向卫梵低头?”

    考生们百思不得其解,他们即便不混社团,也知道这些人最要面子,现在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一个学生认错,这要是传出去,以后怎么混?

    “卫少,是我有眼无珠,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我吧?”

    尤仓说着,抬手啪啪,抽在他的脸上,力量之大,连脸颊都打红了。

    “没什么原谅不原谅,我不希望和你们再有任何瓜葛!”

    卫梵侧头,看到八辆黑色的轿车,驶了过来,身形魁梧的保镖们下车后,打开了车门。

    六爷下车,立刻有人打伞,遮住了阳光。

    “喂,你不是什么豪门家主的私生子吧?这阵势未免有些大!”

    明朝嘀咕。

    “怎么办?”

    曹初升吓的腿一直抖,但是他没有逃,和卫梵共进退。

    “卫梵,门徒们不长眼,给你惹麻烦了!

    六爷慈眉善目,走上台阶后,宛若长辈一般,拍了拍卫梵的肩膀。

    “没有的事,一场误会!”

    伸手不打笑脸人,卫梵还没脑残到自认单挑整个小刀会的地步。

    “记住,卫少是我六爷的朋友,得罪了他,就是得罪了我六爷!

    六爷警告尤仓。

    考生们还不觉得有什么,暴徒们却是惊呼出声,这意味着六爷要撑卫梵,以后各大地下势力,惹到他,就是惹了六爷。

    巴士载着暴徒们开走了,六爷打了一个响指,立刻有保镖拎着一个皮箱,走了过来。

    啪!

    皮箱打开,露出了码放的整整齐齐的钞票。

    考生们的眼睛顿时瞪爆了,大脑当机,这得是多少钱?他们完全没有直观概念。

    明朝吹了一个轻佻的口哨,语带调侃:“你拿两百万干什么?买我朋友给你效力?”

    “哈哈,在我心中,卫少价值千万!

    六爷相当会说话:“这些钱,不过是之前救了我的谢礼!”

    “两百万?”

    考生们呢喃着,各种羡慕嫉妒恨,这么多钱,很多人的爸妈,一辈子都赚不到,可是现在,卫梵唾手可得。

    “不用了!

    卫梵谢绝,他不缺钱,也不想和这些人牵扯太深。

    “什么?”

    围观党们看着卫梵的眼神变了,觉得这货就是个白痴,光明正大的钱,为什么不收?

    “小心装逼不成反被草!”

    邹霄鄙视。

    “哈哈,我就知道你是个不贪图富贵的少年!绷挥猩骸捌涫的,我希望雇用你做我的私人医生,每个月百万薪水,如何?”

    哪怕是摆着一张张扑克脸的保镖们,都动容了,就更别提那些考生们了,六爷的话是什么概念?

    只要卫梵点头,便可以拿到千万薪水,跻身千万富豪的行列,从此成为人生人。

    大家努力报考京大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钱、地位、名声,为了过上人生人的生活吗?而现在,卫梵已经得到了。

    “小梵子!”

    曹初升愕然过后,都恨不得替好友答应下来,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不能错过呀。

    “谢谢六爷的好意,不过我还有更想要的生活!”

    卫梵婉拒。

    “这家伙脑子绝对坏掉了!”

    “自大!狂妄!他以为他是谁?超凡入圣的医龙吗?”

    “我看他是有自知之明,做私人医生?万一治死了人,算谁的?”

    考生们议论纷纷,对于卫梵的决定,简直诧异无比,觉得这家伙不愧是神经病,面对千万的薪水都能拒绝,还有一些则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凭什么?”

    李青攥紧了拳头,觉得不公平,尤其是想起那天想要训斥茶茶时,被一个神秘的东西打烂了嘴巴,就更痛恨卫梵了。

    “不要急着回答!”

    六爷安抚,神色中闪过了一抹惊异,随即对卫梵的评价更高了,这个少年,不会被欲~望轻易左右,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道路要怎么走!

    “六爷这可真是千金买马骨呀,一旦消息传出去,不知道多少考不上上京大学得少年,会加入小刀会!

    明朝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您真是未雨绸缪!”

    “你是……”

    虽然明朝用了敬语,但是六爷能听出他话里的阴阳怪气,而且这小子面对着自己,不卑不吭,眼神中带着一股自然而然的蔑视,这让他想起了那些出身尊贵的豪门子弟,从骨子里,瞧不起他们这些人。

    “一个考生而已!

    明朝才不在乎六爷怎么想呢,他只是提醒卫梵,一旦和这些社团的人搅在一起,便会染上黑色,以后想要在上流社会混迹,就多了很多障碍。

    “六爷,感谢您的厚爱!

    卫梵采取了缓兵之计:“等考核以后再说吧!”

    “好,我希望到时候可以听到一个好消息!”

    六爷大笑着,连带着卫梵的朋友一起邀请:“快中午了,我在京楼订了酒席,大家赏个脸吧?”

    “我就不去了!”

    既然没事,明朝准备回去补觉了。

    京楼,那可是上京城最奢华的酒店,曹初升想去,只是不等他表态,赵定甲一脸倨傲的走进了公寓,看到有同伴围观,挥了挥手中的信封。

    “去告诉破军哥,姬家送来请柬,邀请他参加明晚的宴会!”

    神武的小弟,快速离开。

    赵定甲的无视,让保镖们觉得六爷被侮辱了,有两个冷哼,站了出来,要教训他。

    “怎么,要打架?”

    赵定甲耻笑,撸起了袖子:“我让你们两只手!”

    “狂妄!”

    保镖怒吼。

    “他们是神武预备军!”

    卫梵解释了一句,保镖们便犹如被一捧冷水浇透,战意顷消,神武预备军,那可都是经过死亡淘汰选拔出的孤儿,一个个强的可怕。

    “嘁!”

    赵定甲鄙视。

    “赵同学好神气呀,一张姬家的请柬,就能让你们翘起尾巴,格调可真低!”

    佘余双臂交叠,压在栏杆上,轻笑调侃。

    “哦,有本事你也弄一张?”

    赵定甲回击。

    “什么请柬?”

    “你不知道吗?每年京大考核开始前,都会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邀请上京的豪门名流参加,最初的目标,是让各家的孩子认识一下,避免互相‘残杀’,不过现在,已经是各大势力的明争暗斗的名利!”

    “可以说是上京最顶级的宴会!”

    有消息灵通的考生,给大家科普,其实只要看举办地在京楼,就知道他的规格了。

    “很不巧,公子甲也受到了顾家给出的邀请函!”

    佘余耸了耸肩膀。

    山清高校和神武预备军争锋相对,把原本备受瞩目的六爷晾在了一旁,让他相当尴尬,不过他也没什么怨言。

    在京楼请一桌,咬咬牙便能办到,但是包场,以他的地位,还不够资格,至于宴会,他更是没接到请柬。

    “七大新秀果然不是吹嘘的,卫梵再厉害,也没有名气!”

    “肯定呀,那种宴会,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参加的!

    “卫梵的行径,估计在豪门看来,就是小丑!”

    考生们嘀嘀咕咕,有一些早就看卫梵不顺眼的家伙,故意说的很大声,趁机起哄,嘲弄他。

    “卫梵,别气馁,明年努力一下,你说不定就能以候补英杰的身份,参加宴会了!”

    佘余看似安慰,可谁都能听出话语中那浓浓的奚落。

    “你什么意思?”

    明朝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开口指责。

    “哈哈!”

    佘余轻笑,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和卫梵斗嘴,简直掉身价。

    “走吧,去吃饭!”

    六爷催促,想离开这个地方了。

    一辆白色的汽车驶来了,停在里边,一位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少妇,打着一柄黄色的雨伞走了下来。

    夏风吹过,让轻薄的长裙贴在了肌肤上,显露出曼妙的曲线,让人迷醉。

    纳兰颜随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她的穿着并不暴~露,但是一瞬间,便让男人们心神摇曳。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言情]烈火兵锋
  2. [玄幻魔法]立庙成圣
  3. [武侠修真]诸天一页
  4. [武侠修真]一棍碎天
  5. [玄幻魔法]神帝争霸
  6. [科幻灵异]极品全能霸主
  7. [历史军事]大唐第一败家子
  8. [武侠修真]修佛传记
  9. [都市言情]都市神豪刷钱空间
  10. [历史军事]小夫小妻小仙人
  11. [综合其他]大唐好相公
  12. [玄幻魔法]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13. [科幻灵异]救世我是专业的
  14. [武侠修真]横扫大千
  15. [都市言情]超能小农夫
  16. [都市言情]种田刷钱
  17. [综合其他]锦绣医图之贵女当嫁
  18. [综合其他]先婚后爱:顾太太黑化日常
  19. [网游竞技]影视剧中的魔兽玩家
  20. [历史军事]我老婆是花木兰
  21. [武侠修真]茅山小道李云龙
  22. [都市言情]开启一九九五
  23. [玄幻魔法]一切异类都超鬼
  24. [都市言情]螳臂
排列5什么意思_竞彩篮球哪个好-福彩好运3是真是假 左耳| 奥尼尔| 赘婿| 彭昱畅与片方解约| 台风路径实时发布系统| 台风路径实时发布系统| 窝窝团| 看见恶魔| 进击的巨人| 杨幂粉丝抵制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