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rdnb"></var><cite id="zrdnb"><video id="zrdnb"></video></cite>
<var id="zrdnb"></var>
<menuitem id="zrdnb"><strike id="zrdnb"></strike></menuitem>
<var id="zrdnb"></var> <cite id="zrdnb"></cite>
<cite id="zrdnb"><strike id="zrdnb"></strike></cite>
<var id="zrdnb"><video id="zrdnb"></video></var><var id="zrdnb"><video id="zrdnb"><thead id="zrdnb"></thead></video></var>
九重文学 > 玄幻魔法 > 万法梵医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暗袭
    “那你说这些有什么用?”

    除了迁怒别人,乱发脾气,女经纪人真是一点用都没有,看到卫梵拿不出办法,她开始逼问管事。

    “这里应该有监控录像吧,赶紧调出来,把刚才这段时间进过洗手间的人全部抓起来!”

    女经纪人颐指气使:“还有封锁游乐场大门,不要让任何人离开!”

    “这个不行,会出乱子的!”

    管事毫不犹豫的拒绝,不让人离开?凭什么?到时候游客闹起来,游乐场的声誉就完蛋了。

    “被绑架的是第五丹夏,东方数一数二的大明星,这个责任,你们担得起?信不信她的靠山直接废了这家游乐?”

    女经纪人口无遮拦,低吼的威胁着。

    “那就试试呗!”

    管事也不是吓大的,能管理这么大的游乐场,什么人没见过,岂会被几句话就吓?

    反正帮忙找人可以,想损害游乐城的利益,想都不要想!

    “诶,你有没有办法?”

    眼看着女经纪人还在做无意义的争吵,夏本纯望向了卫梵。

    “有!”

    卫梵其实不想掺和这些事情,可偏偏第五丹夏是因为自己才来游乐场的,于情于理,自己都无法袖手旁观。

    “真是麻烦!”

    卫梵抓了抓头发:“茶茶,能嗅到吗?”

    “嗯!”

    小萝莉像一条小猎犬,已经在四下里奔跑了,不停地吸着鼻子。

    嗅嗅!嗅嗅!

    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甜味,像是茉莉的花香。

    “在闻什么?”

    夏本纯抽了抽鼻头,可是除了从远方飘过来的爆米花香味,什么都闻不到。

    “茶茶的嗅觉和别人不一样的!”

    卫梵早就发现了,小萝莉或许是神武实验体的关系,身上有太多不同于常人的地方,比如堪比夜行生物的夜视能力,比猎犬还要敏锐的嗅觉,以及爆表的身体素质,要是茶茶成年,和卫梵用同样的体术打上一场,那么输赢还真不好说。

    “我明白了!”

    夏本纯恍然大悟:“你一定是怕茶茶失踪,所以在她身上涂抹了某些药物,第五丹夏抱过她,所以沾上了,现在就是利用这种味道来追踪?”

    “孺子可教!”

    卫梵大赞,单马尾少女真的是好聪慧呀,事实上自从茶茶被绑架过一次后,他就在小萝莉身上做了手脚。

    按理说,应该是用叨叨追踪,可是盗草人今天没在,在家里守着森千萝,没办法,只能让茶茶代劳了。

    “啊呜!”

    茶茶突然喊了一声,指向了右边,跟着就跑了出去。

    “有线索了,赶紧跟上,不过避免节外生枝,打草惊蛇!

    卫梵凑在女经纪人耳边说了一句,之后就追上了茶茶,一把把她抄在了怀里:“你指路,我跑!”

    “真的?”

    女经纪人一脸狂喜,不过她也知道泄露情报的可怕性,万一绑架犯还有同伙埋伏在现场观察形势呢?所以她不敢声张,带着保镖们追了上去,同一时间,也开始动用私人关系,召集更多的人手,准备营救第五丹夏。

    “不管是谁干的,你们死定了!”

    女经纪人发誓。

    茶茶一路追到了垃圾站,观察了几分钟后,指着地上的轮胎印记,无可奈何的耸了耸肩膀。

    “坐车,跑了!”

    “要说没有密谋,打死我都不信!”

    夏本纯信誓旦旦,游乐场太大了,每天都会产生很多垃圾,最后都会收集到这里,然后通过垃圾车运走。

    没有游客希望看到脏兮兮臭烘烘的垃圾,所以为了他们的体验感,垃圾车离开的路线非常偏僻,倒是方便了绑架犯离开。

    垃圾车没了,而门卫爬在收发室中,看上去在偷懒睡觉,可是早失去了呼吸。

    “本纯,麻烦你回去一趟,把叨叨带来吧!”

    长距离追踪,气味早消散的差不多了,所以必须靠擅长追踪的盗草人才能完成。

    吉马开着垃圾车,一路哼着小调,悠闲的欣赏着沿路的风景。

    “什么新人王?什么风头最盛?呵,还不是被自己耍的团团转?他们这会儿应该已经急疯了吧?”

    吉马笑的很得意,往后车厢瞥了一眼:“真想留下来看一看他们焦躁不安的表情呀!”

    不过吉马知道,第五丹夏这种大人物,一旦失踪,就闹大了,如果不第一时间离开现场,后续转移就会费劲上很多。

    “算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欣赏卫梵崩溃的表情!”

    吉马咂了咂嘴,他已经做好了计划,趁着这两天,把那个大明星玩个破破烂烂,然后丢回京大居住的会馆前,之后再绑架那个单马尾,依照同样的手段玩弄后,换那个巨-乳学姐……

    “最后是那个小萝莉,哈哈,一圈玩下来,那个卫梵一定会被我整到崩溃吧?”

    吉马得意的幻想着,不过他虽然狂妄自傲,可是行事一向谨慎缜密,沿途跟换了三次交通工具,才带着‘战利品’返回了城内一处疫人们经营了许久的窝点。

    “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他们这个时候,肯定是发动人力,向郊区搜索吧?”

    吉马带上大门前,又看了一眼行人如织的长街,没有人发现自己的行踪,简直完美。

    客厅中,在元国边境和卫梵有过一面之缘的卫立果只穿着一条短裤,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膝盖,看着茶几上正在泡着的杯面,默默地计算着时间。

    楼梯口,一身黑衣的顾蔓云走下了二楼,看到吉马抱着一大卷海绵进来,有些愕然。

    吉马打开了海绵,顿时引的卫立果一声拐角,原来里面被挖空了一部分,正好填充着一个女人。

    “第五丹夏?那个很出名的女主持人?你绑架她干什么?”

    顾蔓云皱眉。

    “她是卫梵的朋友!”

    吉马直言不讳。

    只是这一句话,顾蔓云便不再多说,径直离开,因为凡是可以给卫梵添堵的事情,她都乐见其成。

    “你这么干,团长会很生气的!”

    卫立果皱眉,团队里边,谁不知道团长很看重卫梵,只要时机到了,团长必然会邀请他加入十诫的!

    “团长,团长的,你们烦不烦?”

    吉马很生气,狠狠地踢了第五丹夏一脚,接着便回房间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然后拿着一瓶冰镇啤酒,施施然的下楼了。

    “爽呀!”

    吉马大马金刀地坐在了沙发上,靠着椅背,欣赏自己的战利品:“怎么样?要不要你先来一发?”

    卫立果吃着泡面,不为所动。

    “据我所知,她可是个处-女哦,而且你似乎也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吧?”

    吉马调侃。

    卫立果沉默。

    “你不是要复仇吗?喏,这不就是机会?”

    吉马像魔鬼一样引诱:“难道你忘了那些人类曾经对你做过的罪恶行为?”

    令人窒息的沉默,卫立果的视线,在第五丹夏身上逡巡。

    “呵呵!”

    吉马笑的很得意,不得不说,这个女明星的身材和容貌真是好的没话说,让为卫立果先来一发,还真有点舍不得。

    “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能反悔呀,疫人,就该信守诺言!”

    就在吉马绽放以为自己说服了卫立果的时候,他突然偏头,很郑重的反问。

    “我如果睡了她,岂不是就像那些我厌恶的人类一样恶心了?”

    卫立果一本正经,拿起纸巾,将不小心掉在茶几上的汤汁擦干,接着蹲着杯面进了厨房。

    “我劝你还是赶快转移地方吧,那个卫梵,很厉害的!”

    卫立果想起了那个在元国边境小镇有过一面之缘的男孩,他绝对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家伙!

    “厉害?呵呵,我等着!”

    吉马依旧慢条斯理的喝着啤酒,算算时间,麻醉药的时间也该过了,自己该怎么玩呢?

    几分钟后,卫立果换上了衣服,收拾了行李。

    “你干嘛?”

    吉马皱眉。

    “我可不想被卫梵瓮中捉鳖,所以,拜拜!”

    卫立果离开的很果断。

    “尼玛,晦气!”

    吉马脸色一僵,跟着就把酒瓶摔在了地上。

    砰!

    碎裂的酒瓶,有几块碎片溅起,划过了第五丹夏的脸颊,也惊醒了她,跟着就看到了一张年轻却又布满邪气笑容的脸庞。

    “吆,你想怎么死?”

    入耳的,是宛若恶魔一般的戏谑。

    卫立果从后门出来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绕了一圈,确定没有人跟踪后,又潜伏了回来,他想看一看后续发展。

    “哈,果然来得很快!”

    卫立果看到街巷口,卫梵的身影已经出现,正观察住宅。

    “确定是这里了吗?那还等什么?赶紧冲进去救人呀!”

    女经纪人看到茶茶确定了绑架犯躲藏的地点后,立刻忍不住了,催着要冲锋。

    “你知道里面有多少人?你知道里面的地形是什么?你知道有没有暗道后路?”

    卫梵毫不客气的质问,因为莽撞行动,可是坏事的!

    “那就这么干等着?”

    女经纪人也有她的顾虑,人来的越多,绑架犯跑掉的概率越小,可是第五丹夏如果遭遇了什么不可描述的施暴行为,那知道的人也就多了,想瞒都瞒不住,再者说,早一份救援,就多一份希望!

    “给我两分钟!”

    卫梵看了下怀表,他可不是瞎等,而是早派了叨叨潜入了。

    很快,盗草人返回,在没人注意到的地方,朝着卫梵一顿比划。

    经过了这么久的相处,虽然叨叨不会说话,但是大致的手语交流,已经不成问题了。

    “好了,全体注意!”

    卫梵脸色一正,开始分工:“待会儿我喊冲,大家就一起冲,你们的任务是负责;げ⒔饩鹊谖宓は,我和夏本纯负责拖住绑架犯!”

    “你行不行?”

    女经纪人很担心。

    “那要不换一换?”

    卫梵轻笑。

    女经纪人回头,就看到保镖们躲开了自己的视线,笑话,谁不知道直面绑架犯的危险是最大的!

    “好了,各就各位,准备行动!”

    卫梵催促。

    “这比游乐场好玩多了!”

    夏本纯很兴奋。

    “嗯!”

    茶茶猫着腰跟在后面,忙不迭的点头。

    “茶茶留在这里!”

    卫梵警告:“不然再也不带你出来玩了!”

    “唔!”

    小萝莉的小脸顿时变成了苦瓜色。

    “冲!”

    卫梵看到叨叨打出OK 的手势,随即下达了进攻命令。

    “说吧,你是喜欢客厅呢?还是喜欢卧室?”

    吉马蹲在第五丹夏旁边,拍了拍她的脸颊,跟着又用指背慢慢地摩擦:“真嫩呀!”

    “唔!”

    第五丹夏挣扎。

    “哦,我忘了,你的嘴巴贴着胶带,不能说话,那这样吧,选卧室呢,你就抖一下左胸,选客厅,就抖一下有胸!”

    吉马玩的很开心。

    “咦,看不到?没关系,那就脱衣服!”

    撕拉!

    吉马拽着第五丹夏的领口,突然用力一拉,整个衣服就破掉了,一对被内衣紧紧包裹的胸部,直接跳了起来,那丰满的雪白,直接让吉马吞了一口口水。

    “嚯,居然是情-趣内衣,没想到你这么闷-骚呀,等等,你不会是想穿这个勾引卫梵吧?哈哈,很遗憾,要便宜我了!”

    吉马淫-笑着,也不客气,一把就抓向了第五丹夏的胸口,可是就在触碰到的瞬间,破风声响起。

    咻!咻!咻!

    “豌豆?”

    吉马一愣,因为眼角瞥到的是几枚绿色的豌豆,好在他很谨慎,躲开了,然后下一瞬,豌豆打在了地板上。

    砰!砰!砰!

    爆炸中,火星乱冒。

    “卧槽,这是什么鬼?”

    吉马受惊,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有很多人破窗而入,被发现了?他下意识的去抓第五丹夏,可是木地板突然破裂了。

    轰!

    一柄黑色的斩刃,宛若长鲸破水一般,鱼跃儿出。

    唰!

    黑刃擦着吉马的脸颊划过。

    石块粉碎、木屑翻飞!

    “卫梵?”

    这一刻,吉马又惊又怒,他没想到,真的被卫立果说中了,可是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找到自己的?难不成他未卜先知?

    卫梵的目光冷的像冰,一言不发,出手便是快攻。

    “哼,来得好!”

    吉马不愧是十诫团长精心培养的预备团员,面对着被十几人包围的局面,没有任何慌张,反而强攻卫梵。

    “杀你,两分钟足够了!”

    吉马咆哮着,灵气注入长刀,进入解放姿态。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言情]烈火兵锋
  2. [玄幻魔法]立庙成圣
  3. [武侠修真]诸天一页
  4. [武侠修真]一棍碎天
  5. [玄幻魔法]神帝争霸
  6. [科幻灵异]极品全能霸主
  7. [历史军事]大唐第一败家子
  8. [武侠修真]修佛传记
  9. [都市言情]都市神豪刷钱空间
  10. [历史军事]小夫小妻小仙人
  11. [综合其他]大唐好相公
  12. [玄幻魔法]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13. [科幻灵异]救世我是专业的
  14. [武侠修真]横扫大千
  15. [都市言情]超能小农夫
  16. [都市言情]种田刷钱
  17. [综合其他]锦绣医图之贵女当嫁
  18. [综合其他]先婚后爱:顾太太黑化日常
  19. [网游竞技]影视剧中的魔兽玩家
  20. [历史军事]我老婆是花木兰
  21. [武侠修真]茅山小道李云龙
  22. [都市言情]开启一九九五
  23. [玄幻魔法]一切异类都超鬼
  24. [都市言情]螳臂
排列5什么意思_竞彩篮球哪个好-福彩好运3是真是假 皮卡丘| 萨利机长| 世界杯最佳阵容| 巩俐 高开衩裙| 巩俐 高开衩裙| 辛弃疾| 元尊| 梁静茹承认离婚| 圣罗兰| 你是我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