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rdnb"></var><cite id="zrdnb"><video id="zrdnb"></video></cite>
<var id="zrdnb"></var>
<menuitem id="zrdnb"><strike id="zrdnb"></strike></menuitem>
<var id="zrdnb"></var> <cite id="zrdnb"></cite>
<cite id="zrdnb"><strike id="zrdnb"></strike></cite>
<var id="zrdnb"><video id="zrdnb"></video></var><var id="zrdnb"><video id="zrdnb"><thead id="zrdnb"></thead></video></var>
九重文学 > 玄幻魔法 > 万法梵医 > 第七百五十二章 神秘势力,故人再见!
    “不要进去,里边太危险了!”

    看到不少学生好奇心旺盛,卫梵制止:“你们先上去吧!”

    “你说不进去就不进去?你以为你是谁?”

    一声不屑的冷哼响起。

    “是谁?”

    京大生很愤怒,卫梵可是首席,是第一英杰,他的话竟然被无视,这就是堆京大的藐视,是不给京大生面子。

    “怎么?要打架?我奉陪!”

    天火的棕发女出现在众人视野中,团长金发男嚼着口香糖跟在后面,四下打量。

    “你们能不能不这么张扬?”

    美狄娅一阵无语,骤然发起突袭多好,可以打这些人一个措手不及,可是金发男根本不当一回事。

    在他眼中,别说学生,就是神武和议会的战医团都不在乎,觉得挥手既灭。

    “这次的行动,怕是要失败了!”

    美狄娅叹气,因为和卫梵交过几次手,所以她知道这个男孩多么厉害,其水准,绝对超过团长。

    “你是不是在东方大陆住的太久,连胆子都变小了?”

    棕发女一句话,说的众人都笑了起来。

    即便是在西国天火中,也是分派系的,而美狄娅显然属于被排挤的那一个。

    “帮我照顾一下雪诺!”

    卫梵持刀站了起来,看来这一战,不可避免,毕竟不管如何,神之残骸绝对不能让天火的灭疫士带走。

    “哇,表情很凶!”

    棕发女拍了拍胸口:“我好怕呀!”

    “要打就打,废什么话?”

    卫梵刚说完,眼前一花,就看到沈聪突然窜了出来,扑向了黄道,因为照顾陆雪诺,所以他距离黄道有一段距离,想要拦截,已经来不及了。

    “哎呀,这不是黄道教授吗?”

    沈聪调侃:“不对,应该叫你十诫团长才对?”

    噗嗤!

    随着沈聪的声音,他的斩医刀也捅进了黄道的心脏,下手果断狠辣,不留余地。

    “什么?黄道教授在这里?”

    “我的天呀!”

    “不对呀,他不是死了吗?”

    学生们吓尿了,那可是十诫团长,最恐怖的犯罪组织的大BOSS,不过下一刻,他们就安心了不少。

    黄道重伤,小半边身体都消失了,变成了水晶,身上有大大小小的血泡,看上去很恶心。

    “沈聪!”

    卫梵怒吼。

    “咦?你怎么生气了?难道说你也是十诫的一员?”

    沈聪惊讶。

    “?”

    学生们目瞪口呆,不会吧?不过十诫的确对卫梵很看重。

    “该死,我才是主角好不好?”

    棕发女郁闷:“风头都被这个小子抢走了!”

    “有意思!”

    本来要进大门的金发男摸着下巴,看着这出内讧大戏。

    “哈哈,开个玩笑啦,这么正直的卫梵,怎么可能是十诫,一定是你重伤了他对不对?”

    沈聪反问。

    “你想死?”

    卫梵的怒气已经满溢胸膛。

    “哈哈,就算要死,我也想看一幕久别重逢的大戏呢!”

    沈聪调侃着,朝着人群中努了努嘴:“喂,你的好朋友就在眼前,除了见个面吧?”

    学生们互相观望,沈聪再和谁说话?直到一个男生站了出来。

    “卫梵!”

    嗓音沙哑,先是欣喜、随之苦涩,最后又化成了无奈。

    “曹……怎么可能?”

    卫梵豁然转头,满脸都是震惊,大殿中,光线昏暗,但是以卫梵的视力,根本不受影响。

    曾经的总角之交,在京大入学考试上被姬流光打个半死,之后又失踪的曹初升,现在出现在了面前。

    一瞬间,卫梵有太多的话想说,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曹初升同样,相视无语,最后只憋出了一句。

    “我回来了!”

    “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沈聪眉飞色舞。

    “你没事了?”

    卫梵的脑袋很乱,不过看到曹初升四肢健全,神色不错,还是很开心的。

    “我……”

    曹初升露出了一个苦笑。

    “怎么回事?”

    京大生们不知道这段经历。

    “对呀,是我给了他重生的机会!”

    沈聪笑了:“不过他已经不是人了,而是疫体!”

    “什么玩意?”

    “疫体?人型?开玩笑的吧?”

    “不理解,谁解释一下?”

    学生们脸上全是懵逼的表情。

    “原来你们是疫体阵营,难怪!难怪!”

    黄道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这样一来,一切都能对上号了。

    “哈哈,没想到吧?”

    沈聪很得意。

    “卧槽,真的假的?疫体还有人类形状吧?”

    天火团惊诧。

    “说错了吧?你是疫人吧?”

    棕发女纠正。

    “拜托,疫人和疫体,我还分不清吗?”

    沈聪撇嘴,露出了不屑的神色:“另外别把我和疫人那种低等物种相提并论!

    说这话的时候,沈聪的目光掠过了安夕、看过了几个学生,最后目光落在美狄娅身上。

    意思不言而喻,这些都是疫人。

    “卫梵,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是怎么避免成为疫人的?”

    沈聪不解,目光落在了茶茶抱着的森千萝上:“是因为它吗?”

    曹初升满脸羞愧,无颜面对卫梵。

    “你纠结什么?这个世界将成为我们疫体的,大变革到来了,我们就是弄潮者!”

    沈聪教训。

    “大言不惭!”

    金发男鄙视。

    “好了,知道了我的身份,你们也可以安心去死了!”

    沈聪说着,就要杀死黄道,可是一簇簇的水晶像鲜花一样,突然绽放,瞬间爬满了斩医刀,接着蔓延上了他的胳膊,身体,直至侵蚀脖颈和脑袋。

    “什么?”

    沈聪一惊,匆忙后退,张口喷出了一口毒雾不说,右手一台,风刃乱斩,砍在了黄道的身上。

    一时间,血肉翻飞。

    “教授!”

    卫梵窜了出去,千年浩劫挥舞,一道黑色的刃光撕裂空间,出现在他面前。

    夏本纯挡在了卫梵和沈聪之间。

    这一幕的变化,让众人消化不及,只能呆立当场。

    “该死,你对我做了什么?”

    沈聪大骂,那些水晶晶化了细胞,让他瞬间遭到重创。

    “年轻人,做事要稳重!”

    黄道笑了:“就当是我给你上的最后一堂课吧!”

    “滚你妈的!”

    沈聪咆哮,可是心头有些后悔了,的确,自己自大了,可换了任何一个手刃十诫团长的人,都会骄傲呀。

    能杀到黄道这种大BOSS,可是足以吹嘘一辈子的辉煌战绩。

    “教授!”

    卫梵蹲在黄道身边,想要帮他止血。

    “没用了!”

    黄道攥住了卫梵的手:“不要管什么灭疫士,不要管什么天才,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幸福的!”

    “教授!”

    卫梵泪流满面。

    “哈哈,学姐不曾为哭泣,但是她的儿子为我哭泣,我的心愿,也算满足了!

    黄道很欣慰,至于生死,早就看淡了。

    “叔叔!”

    安夕冲了过来。

    “不要哭!”

    黄道挤出了一个笑容:“卫梵,这个世界,已经污秽了,去黑暗大陆吧,去建造一个属于你们的国度,守护这些善良的女孩们!”

    “嗯!”

    卫梵点头。

    “哈哈,上天可以在最后,让我看到学姐的容颜,让我帮到学姐的儿子,我这一生,真的无悔了!”

    黄道看向了天空,眼神涣散,不过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无悔了!

    “叔叔!”

    安夕泣不成声。

    黄道,京大最顶级的教授,纵横东方大陆二十年,留下了赫赫名声的十诫团长,身死陨落。

    “沈聪!”

    卫梵怒吼,双眼通红。

    “生气了?”

    沈聪摸了摸手上的珠串,神色讥讽:“那就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在鲸鱼岛上的那场考试,是我故意把混乱造的更大,对了,那几个老师,也是我杀的!”

    “你该死!”

    卫梵的灵气全力运转,瞬间提升到巅峰,冲了出去,生平第一次,他恨不得把一个家伙剥皮拆骨。

    轰!

    卫梵和沈聪撞在了一起。

    蹬!蹬!

    沈聪连退两步,脸上闪过了一抹错愕,卫梵怎么好像又变强了?这股压迫力,感觉和深渊好像呀!

    “欧耶,打起来了!”

    棕发女欢呼鼓掌。

    “有趣!”

    金发男饶有兴趣地看着卫梵和沈聪,人类和疫体?不,是一个不知道什么物种和疫体的战斗,还真值得观赏。

    “无聊!”

    美狄娅窜向了大门内。

    “呃!”

    夏本纯本来想拦截,可是又担心卫梵,不过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想杀我?真是天真!”

    沈聪狞笑,要是全盛状态,他自然不怕卫梵,可是被黄道的最后一击杀重创,让他战斗力大减,不过没关系,他还有底牌。

    “曹初升,上呀,你不是说过我给了你第二次生命,你会报答我吗?现在是你回报我的时候了!

    沈聪咆哮。

    练沧浓和夏本纯立刻单刀指向曹初升。

    “初升!”

    白羽袖抿嘴。

    曹初升双手一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我是说过,但是卫梵是我的死党,是我的恩人,也是我无法背叛的伙伴,你如果硬要我动手,我愿意把这条命还给你!”

    曹初升不会忘了,如果不是卫梵,自己永远都离不开那座小城市,见不到繁华大都会。

    “你这背信弃义的家伙,你不配做男人!”

    沈聪大骂。

    “我似乎忘记说了,我想要活下去,不是为了证明我不是个垃圾,也不是舍不得这条贱命,而是为了报答卫梵!”

    曹初升吐字铿锵:“我这辈子,欠了他太多!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言情]烈火兵锋
  2. [玄幻魔法]立庙成圣
  3. [武侠修真]诸天一页
  4. [武侠修真]一棍碎天
  5. [玄幻魔法]神帝争霸
  6. [科幻灵异]极品全能霸主
  7. [历史军事]大唐第一败家子
  8. [武侠修真]修佛传记
  9. [都市言情]都市神豪刷钱空间
  10. [历史军事]小夫小妻小仙人
  11. [综合其他]大唐好相公
  12. [玄幻魔法]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13. [科幻灵异]救世我是专业的
  14. [武侠修真]横扫大千
  15. [都市言情]超能小农夫
  16. [都市言情]种田刷钱
  17. [综合其他]锦绣医图之贵女当嫁
  18. [综合其他]先婚后爱:顾太太黑化日常
  19. [网游竞技]影视剧中的魔兽玩家
  20. [历史军事]我老婆是花木兰
  21. [武侠修真]茅山小道李云龙
  22. [都市言情]开启一九九五
  23. [玄幻魔法]一切异类都超鬼
  24. [都市言情]螳臂
排列5什么意思_竞彩篮球哪个好-福彩好运3是真是假 梦想改造家| 翻译| 钱学森| 曝林峯张馨月大婚| 新视觉| 张雪迎热血少年| 汉学家马悦然去世| 抖音美好奇妙夜| 陈坤为周迅庆生| 铁石心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