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rdnb"></var><cite id="zrdnb"><video id="zrdnb"></video></cite>
<var id="zrdnb"></var>
<menuitem id="zrdnb"><strike id="zrdnb"></strike></menuitem>
<var id="zrdnb"></var> <cite id="zrdnb"></cite>
<cite id="zrdnb"><strike id="zrdnb"></strike></cite>
<var id="zrdnb"><video id="zrdnb"></video></var><var id="zrdnb"><video id="zrdnb"><thead id="zrdnb"></thead></video></var>
九重文学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十四章 支配
    让夜种变得广为人知!

    这样的想法,不可抑制的出现在秦然心底。

    夜种之所以难以对付,并不是它们的实力有多强,而是因为它们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隐蔽’方式。

    如果将这样的隐蔽方式公之于众的话……

    在出现了遂发枪的年代,夜种的威胁将直线下降。

    略微的斟酌后,秦然看着眼前不断求饶的赏金猎人、佣兵们开口了。

    “夜种,一种能够随意变幻成他人模样,以人类为食的怪物!”

    “它们惧怕疼痛,因为疼痛让它们无法保持人类的外形,它们有着比常人更加强壮的身躯,它们的皮肤甚至能够抵御一般刀剑的劈砍!”

    “而现在,它们混迹在了你们周边,时不时的出手捕食者回想一下,有没有什么十拿九稳的任务,最终却失败的?而执行任务中,某些人会莫名其妙失踪的?有的同伴变得你感觉到陌生?”

    秦然并没有明确的说出诸如‘同心协力与夜种战斗’之类的话。

    因为,秦然很清楚,想要让一群与尸体为伍,被称作秃鹫、土狼的赏金猎人、佣兵们齐心合作,那是不现实的。

    这些人自私自利,只会关心自己。

    想要借助他们的力量,只能够从这些人的角度出发。

    秦然扫视着眼前随着他的话语,而神情变化的人们,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向着拉特走去。

    过犹不及的道理。

    秦然很早之前就懂得。

    “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秦然这样的说道。

    “当然!”

    拉特点了点头。

    马车又一次的启动了。

    车厢内的气氛却不太好。

    在秦然开口道歉前,拉特抢先点破了秦然的谎言。

    “你根本不知道哈罗德的下落!”

    拉特有意压低的声音中满是怒气。

    被直接点破谎言的秦然,有些尴尬。

    他摸了摸鼻尖,没有说话,直接点了点头。

    顿时,拉特的呼吸就越发的急促起来。

    猜测与证实是两个概念。

    猜测还有着一线希望。

    而证实的话……

    却是需要面对了。

    “该死!”

    拉特咒骂着。

    眼前中年人的脸上浮现出来浓浓的担心、焦急。

    之前在家族宅邸的遭遇,与刚刚的经历,足以让拉特明白自己的儿子究竟是在经历着什么样的危险。

    更加重要的一点是:面对着陷入危险的儿子,身为父亲的他却无能为力!

    哪怕能够给自己的儿子提供一丁点的帮助,都会让拉特感到好受一点。

    可是,拉特却连自己的儿子在哪都不知道。

    甚至,拉特不敢去想象自己儿子身处的状况。

    因为……

    拉特很直接的联想到了结果。

    哈罗德的尸体。

    甚至是,连尸体都没有。

    失去唯一血脉的恐惧,令拉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放心吧,事情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糟糕!”

    “你应该相信赫伯特!”

    “至少,你应该相信我们还有机会!”

    看着拉特的模样,秦然解释起来。

    而最后一句‘机会’,成功的吸引了中年人的注意力。

    “机会?”

    拉特重复的问道。

    “嗯!

    秦然一点头,将他的计划完整的告知了拉特。

    听到秦然的计划后,拉特皱眉思考了片刻后,这才说道:“想要传播消息的话,仅靠那些赏金猎人、佣兵是不现实的,至少需要更为广泛的渠道,我会联系伯尔市,乃至整个兰顿境内的报社!”

    “两天!”

    “我保证两天内,有关于你的消息会传遍整个兰顿!”

    话语掷地有声。

    显然并不是玩笑。

    “谢谢!”

    秦然颔首致谢、

    “不要感谢我!”

    “我是为了哈罗德!”

    “你之前说过我的保镖佩比有问题?”

    拉特说着,就再次看向了秦然,他很直接的问道。

    “一问便知!

    秦然笑道。

    马车略微一停,等到佩比走上马车后,再次的启动。

    啪!

    清脆的鞭子声中,佩比面带敬畏的看着秦然。

    事实上,经历了刚刚的事件,拉特的保镖队伍都是这副模样。

    不过,佩比却是最严重的那个。

    因为,佩比心中有鬼。

    不需要任何的询问,当秦然的眼神看向佩比时,这位高壮的保镖就开始颤抖起来。

    拉特脸上的恼怒一闪即逝。

    做为付出足够优厚佣金的雇主,他自认为可以信任这些保镖。

    但现实却狠狠的扇了他一记耳光。

    “我不是有意……”

    佩比想要解释什么。

    但不论是秦然,还是拉特都不想要听这样的解释。

    拉特扭转了脸,一副将佩比交给秦然的样子。

    而秦然则是很直接的转动了一下左手中指上的【梅斯丽之戒】。

    水晶戒指上闪过一抹异光。

    刚要准备解释什么的保镖,先是一个呆滞,然后就变得恭顺起来,那是一种忠犬对待主人的恭顺。

    【魅惑】!

    【支配】!

    以s级别的精神等级,秦然很轻易的获得了眼前保镖的‘支配权’。

    “我想要知道一切!”

    秦然这样的说道。

    “是的,主人!”

    “我的一些把柄,落在了普克那个吸血鬼手中,他逼迫我为他服务,不然的话,就毁掉我现在安稳的生活我原本是一个逃.犯,改头换面后才获得了佩比的身份,我不知道普克怎么掌握我的信息,但那个家伙十分的神通广大,他不仅有着诸多的手下,似乎还和伯尔市的高层有关系……”

    佩比说着自己知道的一切。

    一旁的拉特却是惊疑不定的看着秦然。

    目睹了整个事情发展的中年人感到如坐针毡般的难受,如果不是知道逃跑也没有用的话,他现在一定会跳车。

    哪怕这是他的马车。

    发生了什么?!

    究竟是什么?!

    不仅眼神可以定人生死,而且还能够操控人的思想?

    看着秦然的拉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些传说生物。

    感受到拉特的目光,秦然一挑眉,他讨厌被这样的目光所看待,但他更清楚的知道什么是更重要的。

    “那个普克在哪里?”

    摒弃心中的不快,秦然问道。

    “邮局旁的普克杂货店!”

    佩比立刻回答道。

    ……

    夜越发的深了。

    整个伯尔市都陷入了沉睡。

    突然

    轰!

    巨大的爆炸声,让整个城市沸腾了起来。

    邮局旁的杂货店化作了一颗火球飞上了天。

    被炸成碎片的招牌四处飞散。

    最大的一块,飞出了二十多米,落在了一双靴子前。

    秦然低下头看着招牌碎片,又抬头看了看被烈焰吞噬的普克杂货店,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

    ps第二更~

    颓废想吃东坡肉……

    t.t(未完待续。)

    ...

热门新书推荐

  1. [武侠修真]召唤封神之我是纣王
  2. [武侠修真]问道峨眉
  3. [历史军事]雪狼出击
  4. [科幻灵异]爆裂天神
  5. [都市言情]都市极品医神
  6. [都市言情]花都小神医
  7. [网游竞技]绝地求生之空投成神
  8. [玄幻魔法]九龙狂帝
  9. [综合其他]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10. [武侠修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11. [玄幻魔法]妖界之门
  12. [都市言情]我考哭了无数学生
  13. [综合其他]新特工学生
  14. [玄幻魔法]魔临
  15. [都市言情]豪门天价前妻
  16. [都市言情]无敌,从仙尊奶爸开始
  17. [综合其他]齐欢
  18. [都市言情]鉴宝直播间
  19. [综合其他]朔明
  20. [武侠修真]我是葫芦仙
  21. [科幻灵异]百万可能
  22. [都市言情]重回名门(江城柳烟)
  23. [都市言情]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24. [武侠修真]无限之神话逆袭
排列5什么意思_竞彩篮球哪个好-福彩好运3是真是假 徐冬冬发文| 韩国宰5万头猪| 法国发生地震| 徐根宝获特别奖| 淘宝网| 普京日历日本脱销| 蔡元培故居再出售| 韩国贩卖儿童| 英雄联盟s9总决赛| 芬兰发现稀有冰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