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rdnb"></var><cite id="zrdnb"><video id="zrdnb"></video></cite>
<var id="zrdnb"></var>
<menuitem id="zrdnb"><strike id="zrdnb"></strike></menuitem>
<var id="zrdnb"></var> <cite id="zrdnb"></cite>
<cite id="zrdnb"><strike id="zrdnb"></strike></cite>
<var id="zrdnb"><video id="zrdnb"></video></var><var id="zrdnb"><video id="zrdnb"><thead id="zrdnb"></thead></video></var>
九重文学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二章 意外的伏击
    面对着兴冲冲跑来的马克西姆,秦然却是眉头一皱。

    他从椅子中站了起来,向着鸦派纪录者摆了摆手后,径直向着房间外走去。

    鸦派纪录者一愣。

    嘴里嚼着零食的赛尔提更是不明所以。

    而就在两个鸦派人士面面相觑的时候,突然

    轰!

    轰轰轰!

    连续的爆炸声传来。

    两个鸦派人士立刻冲向了外表。

    ……

    勒尔德里郊外。

    连通着雷霆要塞的道路被从中而断。

    宽约5米的断口,深达3米,直接将整条平整的道路一分为二。

    但这与旁边地面出现的坑洞相比较,却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

    一个个直径超过10米的坑洞随处可见。

    其中最大的一个,直径更是达到了30米,深也足有10几米。

    乌黑的焦土翻露在外,猩红的颜色遍布四周。

    刺鼻的血腥味中,入眼处尽是残肢断臂。

    一具具尸体如同是破烂的布娃娃,被随意扔扔掷,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尸横遍野。

    秦然的身影出现在了这些尸体旁边。

    他细致的检查着每一具尸体,查探着或是因为巨大力量,或是因为爆炸而形成的坑洞。

    然后,他走向了那个最大的坑洞。

    在这里,他的【追踪】视野中,有着较为熟悉的痕迹。

    水猿!

    巨大冲击中,残余的半枚脚印。

    看着这半枚脚印,秦然完全可以想象,水猿面对那巨大的冲击力,是如何拼尽全力去抵挡的。

    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将脚下本该松软的泥土踩得结实的好像是混凝土浇灌的一般。

    可惜,即使是这样,水猿也没有完全的挡下这一击。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

    在那里有着残余的猩红。

    “他被冲击力击飞!”

    “半空中遭到了袭击!”

    “虽然有人救援,但是却依旧受到了不轻的伤!”

    “水猿的伤势让那位援助者暴怒,开始彻底放开了手脚,在短时间内炸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坑洞!

    “火猿吗?”

    猜测中的秦然,走回了主干道上。

    他看着切割平滑的主干道,抬手触摸着那几近平滑的泥土切口。

    不需要更多的猜测,秦然就锁定了这一击的人选。

    剑猿!

    除此之外,秦然想不到其它的答案。

    在猿派出现后,秦然就对猿派做过详细的了解。

    尤其是水猿、火猿和剑猿。

    因此,在看到眼前的战场时,秦然几乎是瞬间就有了答案。

    不过,相较于这个答案,秦然更在意其它的答案。

    他快步的向着更远的密林走去。

    在密林中,他看到了一些极为有趣的脚印。

    几乎毫无例外的都是前脚掌着地的脚印,而且,大拇指所在的位置,有着较深的压痕。

    这样的痕迹只有踮起脚尖,并且保持躬下腰的姿势,将重心全部放在脚掌前方,且长时间停留后才会出现。

    而且,水猿的脚印也是这样的。

    很显然,猿派在这里等候了多时。

    “有计划的伏击!”

    “但,失败了!

    “那个目标是……”

    秦然眯起了双眼,嘴里轻声自语着,声音越来越轻,哪怕是站在跟前也听不到。

    而在这个时候,马克西姆、赛尔提,还有同样被惊动的勒尔德里守卫们赶到了这里。

    一马当先的玛丽在看到眼前的战场时先是一愣,然后,马上看向了秦然。

    在看到秦然微微颔首后,这位未成年的王女立刻示意守卫们打扫战场,而自己却快步的走向了秦然。

    “是那个目标吗?”

    玛丽低声问道。

    “除了那个目标外,我想不到是谁!”

    “可假如是这样的话……”

    “我就要重新思考一下那位究竟做了什么事,竟然会让猿派的最高战力还没有到场的前提下,就不管不顾的悍然出手!

    秦然回答着。

    “与计划的有所不同啊!

    玛丽眉头微蹙。

    对于未成年的王女来说,任何计划外的事情,都是让她感到焦虑的。

    她的年纪决定了,她无法做到无视这些。

    同样的,在秦然面前,她也没有掩饰。

    “嗯!

    “但至少思路是对的!

    “我搅乱了蛇派的布局,羞辱了猿派的水猿!”

    “最初,我们猜测双方有着些许的仇恨,将双方都引到勒尔德里来,会形成一定程度的牵制,但是他们的目标始终都会是我!”

    “可现在……”

    “他们的仇恨要比我们想象中的大啊!

    秦然以半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玛丽也跟着笑了起来。

    不过,两人都知道这是玩笑。

    特别是秦然。

    仇恨是会让你迷失理智。

    但猿派的人想要复仇,也不会愚蠢到以卵击石的地步,尤其是那位面对着他的羞辱,都能够忍耐暂退的水猿。

    秦然不相信对方会这么的不理智。

    除非……

    “踏入了蛇派布置的陷阱吗?”

    秦然叹息了一声后,看向了玛丽。

    他不知道蛇派是怎么做到布置这样令猿派深信不疑的陷阱,但他知道接下来他应该怎么做。

    “虽然不一定能够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但如果可以的话,请让卫兵们扩大搜索的范围!

    “好的!

    未成年的王女点了点头,开始吩咐那些卫兵。

    只是令秦然没有想到的是,原本不抱过多希望的搜索。

    竟然会真的有所发现。

    ……

    一团液体贴着地面,既迅捷又诡异的前行着。

    在场人的视线中,几乎不可能发现这一团液体。

    不过,在某些训练有素的人眼中,这样的液体就太明显了。

    嗖!

    一支巴掌大小的弩箭突兀的出现在液体前行的方向上,在发出响声的瞬间,箭矢就射穿了液体。

    噗!

    金属箭矢穿透血肉之躯的响声中,那团液体滚落一旁,水猿的身影从中显现。

    此刻的水猿显得有些狼狈。

    淡蓝色的长袍上满是污迹。

    鲜血从被箭矢穿透的肩膀处不停的滴落。

    可就算如此,水猿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模样。

    “啧啧,竟然自己留下断后,舍己为人吗?”

    “我真是太感动了!

    “感动到我恨不得马上撕裂你!”

    尖锐刺耳的声音中,一个身材矮小,左手腕上绑着一柄精致手弩的男子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对方赤膊着上身,一条八首七尾的怪蛇图案栩栩如生的纹在手臂上。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言情]丹道宗师
  2. [都市言情]大总裁,小鲜妻!
  3. [都市言情]饲养全人类
  4. [都市言情]杀神白起
  5. [武侠修真]纯阳剑尊
  6. [武侠修真]青梅仙道
  7. [综合其他]我,中国队长
  8. [都市言情]重生之最好时代
  9. [武侠修真]问道峨眉
  10. [武侠修真]召唤封神之我是纣王
  11. [历史军事]雪狼出击
  12. [科幻灵异]爆裂天神
  13. [都市言情]都市极品医神
  14. [都市言情]花都小神医
  15. [网游竞技]绝地求生之空投成神
  16. [玄幻魔法]九龙狂帝
  17. [综合其他]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18. [武侠修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19. [玄幻魔法]妖界之门
  20. [都市言情]我考哭了无数学生
  21. [综合其他]新特工学生
  22. [玄幻魔法]魔临
  23. [都市言情]豪门天价前妻
  24. [都市言情]无敌,从仙尊奶爸开始
排列5什么意思_竞彩篮球哪个好-福彩好运3是真是假 蔡元培故居再出售| 巨型辣条蛋糕| 王思聪被限高消费| 华为发放20亿奖金| 江姐托孤信曝光| 徐根宝获特别奖| 李菁菁宣布退圈| 163| 淘宝网| 北京发布寒潮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