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rdnb"></var><cite id="zrdnb"><video id="zrdnb"></video></cite>
<var id="zrdnb"></var>
<menuitem id="zrdnb"><strike id="zrdnb"></strike></menuitem>
<var id="zrdnb"></var> <cite id="zrdnb"></cite>
<cite id="zrdnb"><strike id="zrdnb"></strike></cite>
<var id="zrdnb"><video id="zrdnb"></video></var><var id="zrdnb"><video id="zrdnb"><thead id="zrdnb"></thead></video></var>
九重文学 > 网游竞技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一章 二层
    吱呀!

    进入公寓的房门被推开的时候,一直发愣的艾克德才回过了神。

    “跟上、跟上!”

    他急匆匆的喊着。

    事实上,不需要他呼喊,灯光、摄像等摄制组成员早已行动了。

    毕竟,整个摄制组中,真正业余的就只有他一人而已。

    至于梅华笙?

    更是第一个向着秦然追去。

    几乎是在秦然走进艾伍德公寓后,她就跟了上去。

    她想要看清楚,秦然究竟在搞什么鬼。

    没错,在这位前任女战士看来,秦然的所作所为都是在‘布局’。

    布置一个骗局,然后让无辜的人踩进来,最终,获得他想要的一切。

    财富?名声?美女?

    都可能是他的目标。

    而她?

    绝对不能够让秦然得逞。

    因为,这会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艾伍德公寓的一层是由走廊、大厅、管理员工作室、储藏室、洗衣间和两间活动室组成的。

    走廊是一个t字型。

    经过了鞋柜、衣架、雨伞架后,就看到了豁然开朗的大厅和向上的楼梯。

    大厅一侧还摆放着一张硕大的方桌和没有来得及撤去的梯子与油漆桶。

    很显然,公寓的第三任主人尤.纳尔斯希望将整个公寓打造成为一个温馨的大家庭。

    不过,很可惜……

    梅华笙摇了摇头,看着完全没有停留意思,已经踏上了楼梯的秦然,马上就追了上去。

    当两人的身影都消失在楼梯上时,艾克德一行才出现。

    “快点!快点!”

    这个时候的艾克德完全不顾剧本上写着所谓的渲染气氛、介绍一下公寓一层的想法了,他只知道要跟紧秦然。

    因为,他预感到了,只要跟着秦然,就一定会有所收获。

    事实上,也是如此。

    经过了<型的楼梯后,艾克德一行就看到了驻足在二层走廊的秦然。

    与分门别类的一层大厅不同,在二层只有客房。

    一共9间客房,分成了两边,靠着楼梯一侧的有着201-204四间,对面则是205-209五间,其中207的房门正对着楼梯口。

    秦然此刻就站在207的房门口。

    “怎么了?”

    “有什么发现吗?”

    艾克德终于履行了主持人的职责,拿着话筒走到了秦然身边压低声音的问道,不过,就算是压低了声音,有着话筒的存在,这样的声音直接就在二层的走廊里回荡开来,些许灰尘就这么的跌落。

    而空旷的走廊还带起了一阵回音,在这样的走廊中,层层叠叠的回音让人十分的不舒服。

    尤其是在看到走廊两侧,光明没有照亮的地方时,面对着黑暗中的未知,人们下意识的会产生恐惧。

    至少那两位看似身强力壮的场务紧紧的靠在一起,各自拿着从车上拿的扳手,警惕的看着四周,似乎是生怕下一刻就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跳出来一样。

    而两人紧张的模样,也被摄像师抓拍了进去。

    虽然按照剧本,两人就应该是惊恐的模样,但这个时候的本色演出,效果却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嗯!

    “有一阵低语告诉我,这里面有着不寻常的东西!

    秦然的鼻音通过话筒扩散,之后的话语更是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低语?

    什么的低语?

    本能猜测着众人,除去梅华笙外,全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黑漆漆的地方,说着这样的话语,真的是让人不寒而栗,两个握着扳手的场务,更是吓得差点把手中的扳手扔出去。

    两人不由自主的靠近了一些灯光师。

    他们期望更多的光明。

    可……

    只有真正意义上的靠近了光明后,才会发现黑暗是多么的恐怖。

    这样做的后果非但没有减轻两人的恐惧感。

    相反的,越发的让两人感到恐惧了。

    呜

    恰巧的是,二层未关闭的窗户外,突然吹进了一阵夜风。

    7月的夜风理应是凉爽的。

    但在这个时候,却变得有些阴寒起来。

    咔、咔咔。

    一阵微风吹过,两个场务的呼吸都要停止了,两人紧紧的咬住牙,不让惊呼声脱口而出,但是本该要紧的牙齿,在他们咬合肌的抖动下,却完全的无法咬合,只剩下了碰撞。

    这个时候,没有人嘲笑两人。

    因为,剩下几人的状态都差不多。

    恐惧是会传播的。

    它无形无质。

    但有的时候,却比瘟疫还要恐怖。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

    艾克德声音略带嘶哑的问道,为这一抹恐惧又增添了一分色彩。

    他并不是有意这么做的。

    而是他的喉咙发紧,在说话时,不由自主的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秦然用行动代替了回答。

    抬手扭动把手。

    略显生锈的机簧声下,房门应声而开。

    然后……

    “啊啊啊!”

    一阵尖叫声在人群中爆发出来。

    两个场务一边尖叫着一边向楼下跑去。

    灯光师、摄影师也是连连后退,灯光变得左右摇摆,镜头更是抖动不已,而这让镜头中拍摄到画面越发的令人颤栗了。

    晃动的灯光下,一张脸出现在镜头的视野中。

    这是怎么样的一张脸!

    疤痕!

    左一道,右一道的疤痕!

    相互交织且不停重叠的疤痕!

    更重要的是这些伤疤并不相同,有被刀切割的,也有烫伤,还有明显是化学原料的伤害。

    这样的伤疤叠加后,让这张脸看起来越发的狰狞恐怖了。

    而在漆黑的房间中,这张脸的效果得到了无限的提高。

    所有人在看到这张脸后,心中本就存在的恐惧一下子就爆发了。

    两个场务跑了。

    灯光、摄像几乎是瘫软在地。

    而艾克德?

    这位临时主持人,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缩在了秦然的身后。

    他本能觉得这里应该是整栋公寓中最为安全的地方。

    所有人中,最正常的两个人就是秦然与梅华笙了。

    秦然借着灯光细细的查看着这张脸。

    似乎在这张满是疤痕的脸上隐藏着什么珍宝。

    而梅华笙则是眉头微皱。

    她讨厌临阵逃脱的胆小鬼。

    虽然这里不是战场,但是她已经将两个场务写在了不可交往的黑名单上,剩下几个没跑的?

    那种胆小的模样,自然也在这个名单的边缘。

    至于秦然?

    她放在了另外一个名单上。

    “他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东西!

    “他就是一个可怜的、无家可归的拾荒者!

    皱着眉头的梅华笙解释着。

    她准备结束这样的闹剧了。

    实在是太可笑了。

    “是吗?”

    突然的,一直沉默的秦然开口了。

    他看着眼前的拾荒者,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紧接着,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新书推荐

排列5什么意思_竞彩篮球哪个好-福彩好运3是真是假 质疑天猫双11造假| 4000年前文字食谱| 今日头条被约谈| 赵丽颖工作室发文| 斗鱼| 烈火英雄抄袭被诉| 叙利亚成国足梦魇| 梅姨案儿童认亲| 马云再谈悔创阿里| Uber被罚款6.5亿|